教牧的故事──去留之外

余慧根牧師

  近數月來,我先後和近十位離職或轉職的教牧同工見面談話,有些是專誠約見,有些則偶然相遇,當問及近況時,便很自然進入離職或轉職的話題上;其中更有些是認識經年的好友。聽到他/她(們)的心聲後,我感到沉重,一時間也不知如何處理和面對。

  清早回到「教新」,收到A姊妹寄來數頁長信,告訴我教會已預備解僱她了!她在這教會已事奉三年,誰曉得原來執事們對她非常不滿,但卻未曾與她好好溝通;雖然主任牧師意圖力保,但最後也護航失敗。外表上,她也當作沒有事故一樣,而最有力的離職理由就是上帝的帶領了!

  訓練班後,B傳道問我是否有空一起午膳,我也樂意奉陪。原來近日在事奉中,同工的關係成為他很大的困擾。為了體恤和支持屬下同工家庭的需要,他個人承擔了額外的責任及風險,怎知卻引來對方的猜疑和誤解。雙方的關係愈弄愈差,到在執事會對質時,在公事公辦的處理方式下,他的好意反成為了自己錯誤的憑証。最後,惟有引咎辭退。

  教牧專題講座後,C傳道問我可否抽時間和他教會的長執們見面,因他們正考慮增聘同工,希望我可以給他們一些具體的指引。稍後,該教會的執事會主席與我聯絡和他們見面。當晚他們告訴我,過去數年來,堂會在教會路線和屬靈領導上都遇到不少困擾,也有部份信徒把這方面的責任,完全推在傳道人身上。執事們經過一段長時間與C傳道溝通,並取得他的同意後,堂會開始物色一位可以擔任堂主任的新同工。事情如何發展下去,願神保守祂的教會,更保護祂的僕人。

  農曆新年前,D姊妹來電要向我訴說她的不平。她在一間歷史較久的堂會事奉;起初相安無事,但上月執事會忽然要對教牧同工實行工作評檢,而評核的內容有不少是上任時未有提及的,更是雙方事先未曾溝通過和取得共識的。是次評檢後,她感到對她極不公平,感覺大受傷害,又氣又屈、既悲且怒。最後,她對我說:「我已決定在下次評檢前辭職,免得再次受辱……」。

  「根叔,你有空說幾句嗎?我的同工E傳道已於上月離職了!」記得半年多前,當他們組成一個新的事奉隊伍時,真為他們高興及感恩。那天和他們一起午膳,彼此暢談教會的發展大計,興奮之情猶在;但如今寒暑未過,卻又要分道揚鑣,各行各路了!隨後他告訴我一連串有關E傳道離開的原因,有個人的因素、環境的因素,也有路線的因素。閒談間,我有感於他內心沉重,就問他:「你現時的感受怎樣?」他就坦白的告訴我此時實在感到失落和無奈,好比分手的情侶,因了解而結束了那美麗的誤會一樣!

  親愛的弟兄姊妹,教牧的故事,你知道嗎?你牧者的近況,你又知道多少?